技術提供:Blogger.
RSS

【你累了嗎?】疾病照顧者的六大難題


【你累了嗎?】疾病照顧者的六大難題



  前一陣子,跟朋友一起去看了 #表演工作坊 的戲 #外公的咖啡時光 ,戲中由樊光耀飾演罹患失智症逐漸退化的外公,范瑞君飾演一肩扛起家計跟照顧責任的長女。戲中,最令人動容的,是長女在面臨疾病與家庭各方壓力時,歇斯底里的自白。一口氣,把所有責任與親情的壓迫釋放出來,然後姿態頹喪地走出舞台,繼續扛起所有責任。
  在這個人口迅速老化的時代,面對長輩的退化,是一個很多人都必須學習面對處境。除此之外,各式疾病也從來都不曾遠離我們的生活。當家中有人生病,不管是大人、老人還是小孩,疾病的影響力都會蔓延到每個家人的日常生活,讓我們不能再像從前那樣過活。這樣的處境,是逃也逃不了的,因為面對的是『家人』,我們總會時時刻刻掛念著,過去、現在和未來。
  我們都必須為隨時可能到來的壓力做好準備,不管是正在進行中的疾病照顧,或是未來可能發生的。以下,心理師要先告訴大家你可能會遇到的六大難題:
1. 頻繁往來醫療機構:我們無法不去接受治療,但每一次的診療或治療,都會影響我們去上班的時間,增加我們經濟上的壓力,頻繁的往來甚至讓我們的身心感覺到疲憊。
2. 病人的照顧需求:當家中每一個人都能夠自主時,我們可以努力發展向外的野心,但當有一個『家人』需要被照顧了,大家勢必得要騰出一個人力,有人需要放棄自己原本的生活安排,投入辛苦又陌生的照顧工作。
3. 家族的過度關懷:身邊的親朋好友們,會非常熱心地想要詢問近況或提供醫療資訊。但這往往對照顧的家人來說增添了一些壓力,一是需要費神回應,二是龐雜的建議跟資訊反而形成照顧者焦慮。
4. 病人的情緒壓力:失智症的性格變化是基於神經退化的結果,但任何疾病對患病者所帶來的壓力,也會讓他陷入其他人無法理解的失落和憂鬱之中,可能會有各式情緒化的反應加諸在家人們身上,全家人會一起承擔著這種情緒的張力與破壞。
5. 生涯規劃的破滅:我們常常在計畫自己的人生,五年、十年計畫著,但當無預警的疾病來襲時,我們都必須放下手邊的工作,回頭照看我們的家人。這樣的放棄,在別人眼裡看起來不見得重要,但對於每個人來說,生涯規劃急劇的轉彎,都會形成個人很深層的失落感,卻又為了面對疾病不得不放棄。
6. 家庭內的衝突:疾病壓力一下子襲來時,會使得家中的每一個人都亂了套,對於照顧或生活彼此心中都會有許多的抱怨,在這個時刻中最令人心碎的是家人彼此間的衝突上升。面對疾病,又同時面對家庭內的衝突不斷發生,最強烈的無助感會因此而生。
  疾病不只是疾病,它會變成一個家庭最大的考驗。要面對這些層層疊疊而來的壓力,家人們需要彼此合作、關懷和協助來度過難關。首先,你需要一個信任且溝通順暢的醫療團隊,讓醫療介入的專業妥善地進行著。再來,尋求實際的資源,不論是經濟支援或是照顧者喘息服務,都需要優先被考量到,做長期的打算。最後,請相信跟自己站在一起面對疾病的家人們,你們都是心中有愛的,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努力著。
  疾病突如其來是一件令人崩潰的事情,但也不要覺得自己完全被孤立了,不要一個人孤軍奮鬥,醫療團隊、社福團體和家人們都是你的夥伴。要記得偶而讓自己從疾病中抽出身來,靜下心來看看身邊的人們,大家都想要提供你一些或多或少的支持。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心理師陪你看日劇】-《深夜烘焙坊》


【心理師陪你看日劇】-《深夜烘焙坊》




《深夜烘焙坊》改編自大沼紀子的小說,2013年秋季於NHK電視台播出,由瀧澤秀明主演,故事描述只在深夜營業的烘焙坊,與上門顧客間的溫馨故事。主角暮林陽介原是在海外工作的白領,與其妻美和子常年分隔兩地,直到美和子因意外過世後,心懷愧疚的陽介便回到日本,經營起美和子留下的麵包店,一同合作的小夥伴為仰慕美和子的麵包師傅柳弘基,倆人為了實現美和子理想中的麵包店而努力,雖然彼此心懷芥蒂(陽介在意弘基對美和子的情感;弘基則對陽介常年讓美和子獨自一人感到憤怒),但使終不敢說出內心話,害怕話說出口從此以後無法再一起合作,直到有一天少女希實拜訪了麵包店,這一切開始有了轉變。
希實是一名17歲的女高中生,來自單親家庭,母親常為了愛情而疏於照顧希實,養成了她早熟與深諳人性,可能是基於童年的不安全感,希實總是選擇獨來獨往,彷彿依靠他人的世界是那樣脆弱易崩塌,也因為這樣辛苦構築起的堅強,在面對同學的霸凌時,儘管感覺厭惡,但也不致於被挫折擊倒。
在母親突然地離開後,希實謊稱自己是美和子的妹妹,請求烘焙坊收留自己,對於陽介絲毫不懷疑地接納與關心,希實感到彆扭且不知所措,不論是帶麵包去學校當午餐、回到家時要說「我回來了」、一起用餐、或是當在學校惹事時,陽介與弘基作為監護人去學校處理,都是希實過往未曾有過的體驗,在她的世界裡家的概念太模糊,喜歡吃的麵包也常是母親留自己一人在家時,所準備的「道歉禮物」。在這間烘焙坊裡,自然而然地被當作其中的一份子,希實終於不用再當武裝堅強的小大人,彆腳地開始學習被愛與付出愛,但同時內心也隱藏著不安。
少女的直率敲打著成年人一不留意就逐漸僵化的腦袋,有一天陽介與弘基終於說出心裡話,雖然有磨擦但終能理解對方的心意。
身邊的人們就像鏡子,透過接觸與交流,映照出內在的陰影與渴望。經常來烘焙坊做麵包的小男孩兒玉,跟希實一樣來自於單親家庭,兒玉的母親織繪雖然沒有交往的對象,但其性格懦弱、常懷疑自己是否扮演好親職角色,因此當兒玉的親生父親出現後,織繪想著要把兒玉交給生父撫養,認為兒玉這樣會比較幸福。看在希實的眼裡,她無法自制地想起自己過往的痛苦經驗,對著織繪說著「這樣很奇怪」的同時,就像在對著自己的母親吶喊「不要拋下我」,所以當確認兒玉「無論如何都要與織繪住在一起」時,穩定了希實緊張的心情,想要跟親人在一起是多麼自然的渴望,並不是只有自己奢求太多的。
當被壓抑許久的渴望重新被認識後,希實就像無法再忍受似的,擔心陽介只是為了愧疚而經營麵包店,為此感覺內心刺痛,在烘焙坊曾發生許多開心的事情,這個地方就像是個歸屬地,但希實不知道能不能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如果陽介全然是為了愧疚而努力,那代表曾經感受到的關心都只是假象,於是她無法按捺地說了要破壞這一切的話語,有時候爭吵是源自於一種驅力,想把眼前模糊的情境釐清,雖然希實說完話便羞愧地逃離現場,幸好陽介與弘基都能理解她,所以最後弘基對著希實說「回家吧」,少女才如願得到自己真正的家。
有時候所謂的大人不見得比孩子堅強或完整,如同織繪總是因缺乏自信而拋棄兒玉,希實的母親也為了隱瞞自己的病情而拋棄希實,心靈的歸屬也不見得在預期的地方,適時的武裝自己與懷疑人性在某些階段或許也是必要的,承受的痛苦與孤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盡頭,但持續看向自己心中的渴望,或許是邁向幸福的一條路。
// 日劇、文學書籍與心理學雜談 //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孩子─教會我們成為父母的老師】


【孩子─教會我們成為父母的老師】


孩子,謝謝你來到我懷裡
帶給我純然的快樂
孩子,謝謝你來到我跟前
提醒我人生階段的晉級
孩子,謝謝你走在我前方
引導我掛心又驕傲的眼光
孩子,謝謝你離我而遠行
練就我穩健的心智與思念
接下來,
期待我們生命交會的並行。
  孩子,教會我們如何成為父母。
  孩子的反應牽動著父母的思維及行動,一個生命的到來除了喜悅還有許多責任及人生功課。
  透過與孩子的互動,父母的親職養育然本能被激發,生命中自身被教養的經驗也加入輔助。然而光依靠本能及過去被教養的經驗去照顧自己的孩子,其實還有很多不夠之處。
  不會有人天生就是親職好手,天生就是生來當父母的,即便是親職專家、經驗老到的教育學者或老師,他們也都在和孩子們學習,如何成為父母、親職的角色。
  考慮個體的獨特性,沒有最棒的父母(即便偶爾我們羨慕別人的父母),只有最適切的互動方式,而這是獨一無二的,即便生養在同一個家庭,每個孩子與父母的互動都是獨特的。
  父母面對每個獨特的「父母養成訓練」,開始學習適應這些「小老師」的教學方式,欣賞並感謝他們的給予(不論是令你頭疼的或是欣慰的)。親職便是這麼一個獨特又教學相長的過程,而這樣的經驗,也會被傳承下去。
  你的孩子教會了你什麼呢?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看舞台劇˙學和解】與自己、與父親和解—《小兒子—舞台劇》


《小兒子—舞台劇》
【看舞台劇˙學和解】與自己、與父親和解

這部舞台劇
描寫失智父親與小兒子相處的故事
由父親為小兒子收涎,拉開序幕
許願希望孩子為這世界帶來快樂
也是希望為他的人生帶來快樂
原本父子相處是親密融洽
互相傾聽與擁抱彼此
父親欣賞孩子畫畫的天賦
孩子也在畫畫中感到熱情與開心
在一次畫畫比賽得到第一名
小兒子本來感到開心
但聽到媽媽們對於他能得獎
歸因於評審與他父親是朋友的關係
天堂掉落地獄般的失落與失望
聽信他們的閒言閒語
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畫畫天賦
抑或是父親盛名的庇佑
參加某次畫畫比賽
評審們都不認識他爸爸
實驗結果,證實未得名
內心更加強他畫畫能夠得名
不是靠實力,是因為「靠爸名」
對自己失望和失去畫畫的動力與熱情
從此凍結了與父親連結
為了不當靠爸族
隔離並否認擁有畫畫興趣與天賦
轉作房仲業務
在姊姊出嫁後
選擇回家照顧漸漸失功能的父親
內心煎熬過著日子
手足間照護意見的矛盾與衝突
失智父病識感低產生的意外事件
想盡辦法誘騙父親就醫
照顧者的蠟燭兩頭燒
動搖了照護者其愛情親密關係
變動著照護者其工作既定行程節奏
將失智父安置安養院或在家照護之兩難
找出進入爸爸平行世界的通行證等等
最後在連結小時候的自己後
恢復與父親的親密關係
結局有兩個
完結在「結局就是初衷」
從劇中幾個角色來說說
★小兒子
內心卡在小時候的經驗
因而失去自信
遠離任何與父親有關的行業
也選擇放棄所愛的畫畫為職業
這也是大部分的家庭會上演的劇情
孩子面對父母親的期待
常常懷有極大壓力
想符合與不想符合都在於恐懼
恐懼符合父母是否就失去自己
恐懼不想符合父母是否就失去父母
害怕自己讓父母親失望
也害怕看見讓父母失望的自己
不過,要看見的事實是
「因為叛逆而叛逆,也是不做自己」
★父親
內心對小兒子感到虧欠感與遺憾
十分渴望拉近彼此的關係
將自己固著在與小兒子最親近的記憶
常常回憶那些美好的時光
雖然不確定是否因此造成失智症
顯然他想停留在那些美好的經驗裡
在我們文化裡
父親常被塑造成嚴肅或扮演黑臉的形象
小孩其實很難靠近父親
不管是兒子或是女兒多少都有無法與父親親近的失落
不過,要看見的事實是
「父親也會因無法與孩子們親近,感到寂寞與失落」
★女朋友
擁有一顆誠實與善良的心
但擺盪於憂慮自己的父親欠債
與內心無法承受失智症照護者的角色
困惑自己角色適切性(女朋友不是媳婦)
特別是被責怪照護不周時
身為女朋友與未婚妻 (表示還沒嫁入夫家)
到底要為男友家付出多少
不過,要看見的事實是
「女友可以選擇離開,媳婦因孝道、婦道,較難逃離責任」
★離家的長子
遠離家裡
雖然可以找尋自我或是建立自己的家庭
不過,要看見的事實是
「當父母真的離世時,是否真能承受自己心裡的罪疚感與失落感」
★出嫁的女兒
常常是身體搬離家裡
心還留在家裡
照顧夫家與焦慮自己的家
不過,要看見的事實是
「出嫁,多重角色是人妻也是女兒,承擔能力可及的事,盡力即可」
這部舞台劇
導演運用燈光區別失智患者與現實兩個平行世界
沒有太沉重到心碎的劇情,淚腺會突然很發達 (尾處倒是有震撼到)
運用幽默的方式轉化原本很重的情緒 (憋氣吐氣,真的好好笑)
上演多元多變的生活情境
呈現面對生命中許多難以承受之重與輕
看見恐懼常讓我們與愛隔絕
引發觀戲後,繼續思考
我們該怎麼選擇,「面對」或「逃離」
答案,其實在自己的內心
結局,也在自己的生活裡
津詁心理師的粉絲專頁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祝福自己的內在媽媽母親節快樂】

 

這週日(5/8)是母親節,很早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廣告或文章,提醒你要買母親節禮物或是跟母親表達祝福與愛意,雖然是可以天天都做的事,訂出一個節日慶祝,似乎也幫助害羞表達情感的人,可以嘗試鼓起勇氣用文字、言語、行為傳達祝福(因為母親節這個理由,我可以這樣做,或者有人因有這樣節日會感到困擾)。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擁有足夠好的母親(good enough mother),有些人可能從小就沒有母親,有些人可能有母親卻是被母親錯待(偏心、忽視、言語辱罵、身體虐打),有些人可能到某天才發現這個母親不是自己的親身母親等等,很多人在成長過程有向外尋求理想母親的經驗,也許是對你好的長輩、老師、長官、好友的媽媽、伴侶等,試圖想要滿足內在渴望被母親照顧、被關愛的感覺,有可能因為錯置渴望到不對的人身上,影響到關係互動,有可能滿足一段時間後,發現現實上的對方不是自己內在渴望的理想樣子,然後幻滅後又再找下一位,或有人乾脆鎖定某個對象,不讓現實相處影響幻想,持續在內心欺騙自己。
不知道你的真實父母親(或如同母親般的主要照顧者,有些父代母職或是父親擁有母性特質,有些是隔代教養)是否仍健在?如果他仍健在,恭喜你仍有機會對他表達愛意,或許可以嘗試去聽聽他說你小時候的樣子,他是怎麼照顧你的,也許可以喚起你其他的記憶(對同一件事增加不同的視野);假使你的母親去世了,可以在適當的時間,找個安全的空間,用文字或是默想來懷念他,讓悶住的悲傷情緒流洩出來。
心理學家提出「內在小孩」的概念,因為現實中的父母無法成為內在理想的父母或足夠理解自己的父母,所以學習往內看到自己的內在小孩,聽聽他的需要,學著安撫他。你也就是你自身的內在母親,那在這個名為母親的節日,你可以告訴自己的內在小孩,你也想要得到他的祝福,最簡單的方式,「請你閉上眼睛,跟自己的內在小孩說(如果你有命名,可以說出名字),我是你的媽媽,今天是母親節,你會想祝福我嗎?也許我還不是很棒的媽媽,但我努力做到足夠好,我很愛你,我也渴望你可以相信我愛我,我們一起過我們的人生吧!!」(你可以自行創造屬於你的內在對話)。
一個人,終需成為自己的內在父母,祝福自己的內在媽媽,母親節快樂!!也祝福大家母親節快樂!!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後疫情時代】





「在焦慮中安混亂中建立秩序」
去年我在關於疫情的文章中提過,「當一個人感受到自己對生活失去控制感的時候,情緒通常也會跟著失控。」
單日確診破萬例的同時,有許多值得我們自我提醒與放在心裡的事情。
🌿減少對恐慌訊息的攝取
社群中依然存在大量無論是善意或惡意的訊息,但真正能幫助人平靜下來的絕對不是多數,你可以控制你要看到什麼,你可以控制讓怎麼樣的訊息影響你的身心,適時的暫緩重複訊息的閱讀,讓生活的比例回到平衡。
🌿我並不是全然無能為力的
政府政策不斷地隨著時間與當下的情況作出更動,家有老小的家長們特別有感,前一陣子更常聽到有家長表示,才送完孩子上課,就接到學校老師打來要停課的消息。又即便是現在疫苗普及率不斷上升的時刻,其實也有很多經醫生評估後不適合打疫苗的族群,使得所謂打疫苗後就可以正常生活的期待中,在有些人心底多了一分不安感。
即便已經兩年,甚至許多國家已經開放不戴口罩上街,好像這個疫情即將要過去時,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還是因為數字的飆升而生活變動,情緒起伏。
但仔細想想,其實比起兩年前,情況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
「我們並非全然無能為力的」
「我們也在疫情這件事情上有所成長,我們真的都變得更加成熟,能夠更自發主動地去照顧好自己,守護身邊的人。」
我們還能相信,無論是我們自己、醫療系統,還是醫護人員,依然努力的不讓醫療系統崩塌,為的不只是確診者,還有那些原就依賴醫療系統維生的人們。
我們還能相信,病毒經過變種,經過我們對他的認識,我們知道危險已比我們過往所理解到的降低,我們也知道,原本的防疫措施在保護自己上,一直都是有用的。
「戴口罩」
「勤洗手」
「做好周遭環境的消毒」
「關心身邊的人」
日復一日,單調簡單卻又不平凡的,上述這幾點無論在任何疾病上都能發揮很高的效用。
我們還能相信,我們與孩子們都在共同經歷一個變動的時代,數位化學習與線上工作的事情會從困難逐漸地成為大家都適應得一種技能。
我們還能相信,面對糟糕的事情,我們的心態與想法,是給孩子們終生的禮物。
父母當然可以有情緒,父母當然可以為了失序的事物而感到煩躁,我們也可以在平靜下來以後,讓孩子理解我們可以找誰幫忙一起解決些什麼,孩子經常是搗亂者,偶爾又會成為幫手,這樣難得的經驗被書寫下來,被繪畫下來,也可以跟孩子一起回想這段時間你們成長了什麼。
對日子保持希望,對孩子保持欣賞,對身邊的人事物保持溫暖,保持讓自己感到安全的界線。
#我們要繼續相信,我們能夠彼此幫忙。
在疫情將人們隔絕的這段時間裡,許多在耳語文字消息中流竄的惡意與不安, 但必定也更能感受到,我們想彼此幫忙的心意,想彼此珍惜的心意。
或許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們可以繼續做好的事情,持續保持防疫的健康心態,持續去光顧你想留下來的店家,持續去關心你在意的人們,持續的在各種變動的政策中去建立能讓自己安定的秩序。
🌿更要持續的照顧好自己。
[舊文回顧]
真正失控的,是疫情還是你的心情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關於心理師的成就感】

 

【關於心理師的成就感】
  想談談這可能有些爭議的主題。
  延續有篇文章提的「年輕心理師享受成就感,也容易掉到挫折的低谷」在我的經驗裡,心理師的成就感不那麼單純。
  你說除了錢之外,心理師到底受益什麼?就我的理解心理師投入諮商關係,允許自己被當事人影響,在關係中學習,如被當事人教導般,而後心理師對自己,對生命有了新體悟,這就是最好的收穫了。
  但這麼高層次的收穫,也許不是年輕心理師能時常感受到的,我們最常感受的成就感來自於「當事人有突破或改變了」、「諮商有進展了」、「自己說了什麼很厲害的話」,那些時刻真的會非常的開心和自豪。成就感會讓我們喜歡這份工作,但有時也容易上癮,一但沒有的時候,就是挫折的時候,你會很難受,尤其當我們將心理師的成敗跟自己價值連結,個案做不好時,也會覺得自己一塌糊塗。
  心理治療的原貌,大部分時間可能都是比較難受的,不太可能一直經歷美好的過程,這工作本就是堆疊著黑暗,我們試圖陪伴,看能不能一起找到些出路,點亮一些光芒,那些美好的時刻我們珍惜,但這樣的成就感是我們該追求的嗎?
  心理師常分享諮商中當事人的成長,我想有一部分肯定想訴說在苦痛之後有轉變的機會,或是透過故事生命的歷程和意義,這是很棒的,能夠讓人們看見真實和希望。但有時我也在想,是不是有那麼一些成分,是在告訴大家“我是一個很好的心理師“,尤其我們特意展示自己“很瞭解”,“很有幫助“的時候,那些讓當事人變好的成就感,得以維護我們的專業和價值,背後或許有更大的心情是我們很害怕也很擔心自己是個沒能力的心理師。
  我想到歐文亞隆的書,看他分享當事人的故事很舒服,不曾覺得他在炫技(或許有但我沒感覺),或在告訴大家他是很棒治療師,我感覺比較多的是誠實,對自身人性的探究,以及對生命意義的探尋。他的每個故事最終都有些意義,不乏許多挫折經驗,但他總能從中學習,會知道他真心熱愛這份工作,雖然這工作會遭遇很多困難,也有很多難以啟齒的感受,但知道他享受著歷程。
  我也想到研究所敬重的老師,她說退休後要享受她最喜歡的諮商,老師看起來很嚮往也期待,「享受」我懂,但情緒上還無法體驗,因為我感覺諮商過程有很多時間處在生命的低谷,難受且迷茫,年輕的我還無法享受那些“苦澀“。
  苦澀或許也是老練心理師的成就感。成就感會變得多元,他們不止從當事人的改變上,也可以從又一次耐著痛苦;又一次與當事人生命衝撞;又一次對自己誠實中得到。
  有次在我自己的諮商裡,圓哥邀請我思考人生中重要的角色。不意外的,我把心理師的角色放在最中心的位置,這角色我看得很重,這樣好也不好,好的是我會用盡全力成就這個角色,不好的是會過度讓自己的價值跟心理師的角色連結,對成就感上癮,做得好就非常開心,做不好就很挫折。
  年輕的我們總是很常用這角色決勝負,但在人生中,心理師有更多的時間是在諮商室外,其實從很多角色都可以獲取成就感。我是個丈夫;是兒子和弟弟;是個朋友;是個員工 ;我最近還多了一個角色,當個爸爸。
  我們可能也早就知道,這份工作要做得好,除了練習當個心理師,也要好好當個人, 去高興去快樂去緊張去痛苦去挫折去他X的掉到黑暗裡。
這些不也是我們希望當事人去好好經歷體驗的嗎?
我提醒著自己,
雖然還是會在錯過當事人時懊悔,
雖然還是會在停滯的時刻感到難受,
雖然還無法享受,我知道還久的,
但就試著擁抱他們,
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了,對吧。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